甘钧先:中美之间相互改变与自我革新

时间:2019-06-03 07:52内容来源:#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-手机版# 版阅读:新闻归类:观点评论
中美贸易冲突暂时还没有结束的迹象。随着中美两国继续增加关税,世界经济发展面临更大挑战。中美贸易谈判以来,美国向中国提出了很多要求,包括终止对国企的补贴、终止强制知识产权转让、更大

中美贸易冲突暂时还没有结束的迹象。随着中美两国继续增加关税,世界经济发展面临更大挑战。中美贸易谈判以来,美国向中国提出了很多要求,包括终止对国企的补贴、终止强制知识产权转让、更大的市场准入等,并使用极限施压的手段试图逼迫中国做出改变。中美贸易战极大地损害了中美关系,使得本来就缺乏的战略互信更为脆弱。

贸易战之前,中国国内社会对于美国怀有一定期望,希望两国未来可以成为战略伙伴,至少经济层面如此。但是美国误解了中国的意图,部分保守派认为中国对美国进行战略欺骗。随后美国发动对中兴和华为的打压,并以关税大棒迫使中国接受美国的无理要求,很大程度已经改变中国国民对美国的观念,认为美国不再值得信任。

未来十年,中美围绕贸易、科技领域的竞争将会更激烈,美国还将持续要求中国做出某些改变,但这或许是美国改变中国这一漫长过程的尾声,将来更可能的是中国要求美国做出改变。

回顾中美100多年的交往史,可以发现大多数时候是美国要求中国做出改变,而且一定程度上的确改变了中国。晚清时期李鸿章派遣幼童留学美国,这是中国学习美国、美国对华施加正面影响的开端。美国没有像今天这样直接要求中国做出改变,但通过培养詹天佑等技术人才为改变中国间接施加了积极影响。

美国改变中国的第二个案例是1909年退回部分庚子赔款,用于在华办学和资助中国青年赴美留学,培养出一批优秀科学家如钱学森、竺可桢等,为中国的科学进步做出一定贡献。巴黎和会上,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“十四点计划”,中国知识分子曾对此寄予厚望,希望威尔逊能够在山东问题上为中国说话。这些史实表明,美国相比其他西方国家来说,总体上对中国施加了比较正面的影响。1931年日本侵华之后,美国站在中国一边,谴责日本并不断加强对日本的禁运。抗战期间,美国给予蒋介石政府以巨大支持,派出史迪威将军来华指导对日作战,有助于中国取得最后的军事胜利。

抗战结束之后,马歇尔将军在来华调停之际为国民政府草拟了一部宪法,希望中国走上美国式的民主政治道路。可见,美国非常希望中国接受其影响,并试图改变中国的政治轨迹。但是随着国共内战结束,中国走上了美国不愿意看到的社会主义道路。至此,美国对华施加温和影响的时期告一段落,开始以强硬军事手段来改变中国的轨迹。朝鲜战争中,美国试图以武力改变朝鲜半岛走向,但是美国没有赢得朝鲜战争。军事冲突之后中美两国相互冷淡了近20年。

尼克松访华之后,中美关系解冻,两国开始重新交往。由于美国拥有远比中国强大的综合实力,中美交往过程呈现出更为明显的美国改变中国的现象,而不是反过来。过去40年,美国对华基本政策是接触加防范,希望在跟中国的多层次接触中改变中国。美国希望在对华接触中实现两大基本目标,进入中国市场与改变中国社会价值体系和政治轨迹。中国的确改变了很多,比如更加尊重知识产权、更加注重法治等,但中国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政治轨迹。

美国期望的和平演变并没有发生,中国依然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。更让美国意外的是,美国对华开放市场,使得中国大量出口美国,获得巨额贸易顺差,用特朗普的话说,占了美国太多的便宜,其结果是中国的科技实力、经济实力得到飞速提升。这种情形使得美国产生了被中国占便宜的错觉,因而变得异常愤怒。

美国鹰派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(Michael Pillsbury)写的《百年马拉松:中国如何欺骗了美国》,很能代表美国国内的挫折和愤怒情绪。美国原本希望开放市场和教育来帮助中国转变,把中国变得更加政治现代化,但中国却“利用”这个机会“占便宜”。因此,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,莱特希泽等对华鹰派就举起关税大棒,试图用粗暴的方式一举改变中国。

试图用粗暴方式改变中国不会成功

这种粗暴方式不可能取得成功,而且会带来非常消极的后果。之所以不能成功,根本原因在于,美国想要改变过多,超出中国能够承诺的范围。美国试图改变中国政府与国有企业的关系,实际上是要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,重新定义社会主义,已经触及到中国政府的底线。

如果美国只是想改变贸易不平衡,中国政府愿意改变,也不难做到。但美国想要改变的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模式,这种努力基本不可能成功。此外,美国提出知识产权盗窃和强制转让等问题,以及针对华为、中兴的粗暴手段,其根本目标在于拖慢中国的科技崛起。科技冷战确实在短期内有利于美国打压中国的科技发展,但是同样也惊醒了中国更深层的科技意识,促使中国更加专注于科技创新,突破科技瓶颈。华为总裁任正非曾说过,国际打压促使华为成为世界第一。

可以预期,贸易战之后的中国科技意识会更强烈,政府会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攻克“卡脖子”技术。因此,美国通过关税大棒的粗暴手段,试图以羞辱中国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两大目标(遏制中国科技进步;改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),基本不可能实现。美国改变中国的“百年单行道”可能就此结束。不仅如此,不久的未来,美国需要做好为中国而改变的准备,尽管美国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全球化是一个相互改变的过程。中美两国都有缺点,其他所有国家也都如此。全球化绝对不是一个美国改变中国的单行道,而是彼此改变、彼此容纳的过程。中国将获得改变美国的力量,也存在改变美国错误观念的需求。中国的科技潜力和经济实力,都使得中国将拥有塑造美国的力量。这种力量将帮助中国去改变美国社会中一些顽固而错误的观念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
相关栏目推荐
推荐内容